SMART TV
二维码扫描

BB贝博登录:九曲开战在即秦琼却临阵倒戈:大恩日后再报!两年后王世充被杀

2022-05-07 17:06:44

来源:贝博安卓 作者:贝博代理

  “我与咬金承蒙大王厚恩,本应尽心报效,可您好猜忌,听信谗言,并非我们兄弟二人的托身之所,从今往后不能侍奉您左右了,请允许我们离开。”

  王世充目睹了眼前突发的一切,恨得牙痒痒。秦琼的话说得冠冕堂皇,可两军对阵九曲,手下大将秦琼裹挟着程咬金在数万大军面前投奔到唐军麾下,望着秦琼二人离去的背影,王世充脸色阴沉,微微地回过头,看了一眼同是瓦岗军投降而来的李君羡。

  不久后,骠骑将军李君羡、征南将军田留安、殷州守将李厚德纷纷远离王世充,连带着城池一起送给了远在长安的李渊。

  这是唐史读物《血腥的盛唐》中所记载的一个小插曲,大将秦琼与郑王王世充在九曲分道扬镳的事情。那么王世充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竟让秦琼和程咬金如此心灰意冷,不惜抛弃家人也要远离他呢?

  王世充是氐族人。他的父亲早年做到汴州刺史,然而王世充却凭借在军中的功绩晋升为兵部员外郎。隋炀帝继位后,依靠建造江都城的功绩,王世充成为隋炀帝身边的宠臣,负责平定江淮地区的农民起义。

  为此,王世充亲自招募了数万江淮士兵,拥有了自己的核心军事力量,也在平定各地叛乱中崭露头角。而在隋炀帝被困雁门时,身在江淮的王世充排除万难,昼夜星驰的前往山西求援,虽然他到来后,突厥早已撤军,可在隋炀帝眼中,王世充此举却比那些真正救援的人忠心多了。

  “千里勤王”不过是王世充自导自演的一出戏,衣不解带,甲不离身更是做给隋炀帝看的。聪明的隋炀帝也已经看出了王世充的虚伪,可在这之后,隋炀帝对王世充却信赖有加,只是因为在天下大乱的隋末,无数将领连在隋炀帝面前演戏都懒得做了。

  大业十三年,手握十万江淮精锐的王世充被隋炀帝派到了洛阳,抵抗中原地区最强大的起义军瓦岗寨。王世充刚踏上中原,就明白瓦岗的水有多深了,数万江淮精锐抵达洛阳城下时,只剩下几千人马。

  然而,王世充是一个百折不挠的枭雄,面对实力雄厚的李密,他知道如何龟缩防守,也一直在利用翟让与李密的矛盾制造瓦岗火并。可是瓦岗真正火并以后,王世充看好的翟让竟然输了。

  正当王世充苦思对策的时候,江都传来消息,隋炀帝被缢杀,罪魁祸首宇文化及带着隋朝仅剩的禁军将士北上。这一幕被王世充和越王杨侗看在眼里,一场利用李密铲除宇文化及的计划就此诞生了。

  然而,令杨侗和王世充没想到的是,李密竟然与宇文化及打了个两败俱伤,瓦岗军在此战之后,迅速衰落,人心散了,最终在邙山被王世充击败。邙山之战,是王世充与李密交手以来仅有的一场大胜,却将名震华夏的瓦岗军彻底摧垮,李密西逃,单雄信投降,秦琼也在裴仁基的带领下,成为王世充手下大将。

  李密败逃后,王世充将傀儡越王杨侗扶上了皇位,独揽朝政大权。可是,王世充的性格缺陷非常明显,并不具备让人服膺的人格力量,作为受到皇帝节制的将领,他可以游刃有余,作为一方诸侯,他就差得太远了。

  年过五旬的王世充掌权后,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开会,反反复复地召开各种会议。可是他的会议没有明确的主题,没有章程,从一开始的简单说两句,到漫无目的的东拉西扯,说来说去都是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,就像复读机一样,将一句话来来回回地说个十几遍,让参与会议的将领不胜烦恼,有时大半天的时间都耗费在这无聊的事情上。

  而在文山会海之后,王世充还喜欢画大饼,给手下将士画上一个美好的锦绣前程,让他们为自己冲锋陷阵,等到将士们真的立功了,王世充反而不承认之前的诺言了。王世充这种有功不赏的行为伤了很多将领的心。

  可是,对于王世充的亲属,他却大方得很,府库钱粮、高官厚禄一个都不少。在隋末乱世中,王世充赏罚方式更像是一种自保手段,可惜他所重用的亲属都是酒囊饭袋,而那些被他畏惧和抛弃的将领才是真正能为他打天下的主。

  程咬金与王世充相处几个月下来,对王世充看得非常透彻,他对秦琼说:“王世充这个人气量狭窄,见识短浅,却又喜欢画大饼,信口开河,动不动就召开各种会议,在部下面前赌咒发誓,就像一个老巫婆,这样的人是不能够拨乱反正,匡扶正义的。”

  正是王世充的各种人格缺陷让这些名震天下的悍将一个个远离他,投奔到李世民麾下。而在李世民平定中原的作战中,王世充所信赖的侄子们都是中看不中用,没过多久就将王世充的家业败坏得一干二净,在盟友窦建德虎牢关兵败后,王世充不得不出城投降。

  被押送到长安后,仁义的窦建德被杀,恶贯满盈的王世充反而被赦免了各种罪过。李渊甚至将他放在了富饶的蜀地,可惜王世充还没有离开长安,就被独孤修德乱刀砍死在雍州驿馆中。

  王世充的死是一个谜,作为一个受到监视的落魄枭雄,独孤修德没有那么大的能耐冲进驿馆中将其砍死,也没有能耐将王世充的子孙全部弄死在前往蜀地的路上。而在王世充被杀后,李渊也只不过象征性地处罚了独孤修德。

  王觉仁在《血腥的盛唐》中用一小段篇幅描绘了王世充称帝后的怪异举止,对他的执政能力嗤之以鼻:

  “王世充称帝后,特意将勤政爱民放在最显眼的位置上,为此不惜在洛阳百姓面前现场办公,然而一摞摞文书让他傻了眼。而在每天主持的朝会中,王世充都会以一副高姿态发表长篇累牍的讲话,但却一再重复,毫无重点,啰啰唆唆,把奏事的百官搞得一头雾水,连洛阳城的侍卫都受不了他的疲劳轰炸。”

  《血腥的盛唐》是王觉仁的杰作,他以风趣的写作模式,描绘了波澜壮阔的大唐300年。作为一本现代读物,它将繁琐、复杂的史书记载整合在一起,不唯上,不唯心,以客观的角度阐述了众多历史人物。

  我很早就读过全套《血腥的盛唐》,从中收获良多。玄武门之变的真实原因、神龙政变前的狄仁杰、唐玄宗与安禄山的关系等,它逐一剖开历史的表面,以独到的解读让读者更深层次的了解每一个历史事件。

  这套书真的值得收藏,无论是否是历史爱好者,唐史爱好者,都能受益匪浅。学习处世之道,纵览天下英豪。如有兴趣,请点击下方横条购买。